理想国网站

理想国网站

当前位置: 理想国网站 > 产品展示 > 一家民营出版企业的“理想国”
产品展示

一家民营出版企业的“理想国”

更新时间: 2018-05-08 23:40:23  查看次数: 37    

王蔚佳


走上民营出版行业这条路,张业宏说纯属被逼无奈。


2011年,原本只是抒发书店经营个中甘苦的《独立书店》,不想出版后却在光合书店和风入松两家书店关门的消息映衬下,成为书店经营群体的集体情感表达。


“日子美好又艰难。”在出版行业淫浸了16年后,已经在微念创始人刘大雄

财经日报(微博)》,虽然已经过了最艰难的时期,但“还远未到可以彻底放松的时候”。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类似蜜蜂书店这样各类大小民营出版公司已超1万家,通过向国有、正规出版社购买书号,民营图书策划公司出版的图书已占全国图书市场半壁江山。事实上,很多民资工作室从选题策划到市场销售,实际已介入图书出版的整个产业链条,《求医不如求己》、《明朝那些事儿》、《藏地密码》等畅销书都是民营书商的手笔。


但是,民营出版企业仍面临诸多限制,仅书号一项,民营出版企业就得为此支出不菲的资金,向国有出版社购买。


“平均下来,每本书大致会增加1.5万元的成本,这个成本的表现有可能是书号的购买、管理费等,也有可能就是直接让出的折扣。”张业宏告诉记者。


在这种天然弱势的情况下,民营出版企业只能通过其他方面的成本降低来平衡压力,比如压低作者的稿费、少做或不做引进版图书和小印数的图书,更多地去选择一些盈利项,但这样其实不可避免地会造成一些粗制滥造的图书出现。


不仅如此,即便是一些国家规定该享受的政策,民营出版企业现在也都无法享受到。


张业宏告诉记者,蜜蜂书店出版的几个主要方向,如动漫、古籍整理、版权引进等都在北京市重点扶持的领域,但是,从未享受到任何实质性的优惠。


“近几年全国各类畅销书榜单上排名靠前的图书,几乎都出自民营出版企业,但大家面临的问题依然没有实质性的解决。”张业宏认为。


“销售渠道挤压、图书购买量和终端数量下降都对民营出版行业形成了压力,在民营出版自身产品创新、渠道调整的同时,政策越松绑,行业发展也才能越健康。”亨通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出版策划沈浩波谈道。


而按照已公布的规划,“十二五”末,我国将培育多个年销售收入超过200亿元的大型骨干出版传媒集团,扶持200家文化产业企业上市。


“2011年全国大型国有图书出版集团改制基本完成后,国有图书出版和民营出版间的合作关系明显进入了一个新的层级,”沈浩波告诉记者,“合作是一点点深入的,民营出版企业的地位开始越来越被市场认可。”


日前,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发布《关于支持民间资本参与出版经营活动的实施细则》,明确提出将支持民间资本切入出版业外,还支持民间资本投资设立的文化企业。


“‘支持民间资本通过国有出版传媒上市企业在证券市场融资参与出版经营活动,支持国有出版传媒企业通过上市融资的方式吸收民间资本,实现对民间资本的有序开放’等提法,实际上开始释放明确的信号,开始首次部分给予民营出版企业身份的确认。”沈浩波向记者谈道。


而张业宏对目前市场环境最期盼的是,能给民营出版企业一个更公开和开放的市场。


张业宏告诉记者,中国民营出版企业历经了三个阶段,从最开始人见人打、几乎是“盗版书商”代名词的窘迫,到后来凭借市场迅速成长,但因无序竞争、地位依旧尴尬,到现在市场优势已经足够明显,迫切需要得到承认和更大的发展空间。


张业宏说,之所以起名“蜜蜂书店”,是希望能像蜜蜂一样,把好的东西向更多的人传播,虽然一己之力很渺小,但希望自己一直坚持下去。


top